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拥有工作手机的烦恼

公司会给我发一部苹果手机,我没有料到。
收到聘用意向之后,我在领英上找了一位台湾的同事,了解一下公司的氛围和福利之类的。问他,有笔记本电脑吗?没有。有工作手机吗?没有。有交通卡吗?没有。有食堂补助吗?没有。……
但是当时我已经很喜欢这家公司的事业,皎如君也以她谈论工作时发光的眼睛打动了我。我接受了offer签了合同。
过了几周之后,上司C君也到任了。皎如君有一次问我,你的邮件签名上用的手机号是自己的私人号码吧?
我说是。同时心里一惊,是不是犯了什么职场错误?我那时还十分警觉敏感,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被我条件反射般地解读成批评。
不料她问我,你想不想要一部工作手机?你跟C君申请一下吧。
我就去申请了。C君问我,你想要吗?
我说,为何不呢?我自己的手机用了三年了,最近并不打算换新的,只是电池只能坚持半天了。要是有个工作手机我会很开心的。
没两天就拿到了一部苹果SE。原来是之前一位主管用过的,他离开的很急,手机还很新。
后来一个同事找我拿东西的时候,看到我柜子里一个苹果手机盒。她说,啊你有工作手机啊!言语中有些羡慕和嫉妒。
我说是呀,皎如君让我跟C君申请的。
但是我没想起来告诉她,可能就是因为我把自己的手机号“大公无私”地放在邮件签名上,皎如君觉得“嗯孺子可用也”,才准了我一部手机。至此她也实现了和我在薪酬谈判时说的话“没有搬家费……没有圣诞金……没有食堂补助……没有……但是我会尽力在许可范围内满足你的一些要求”。发现那并不是一句空话,我心里对自己入职公司的决定又坦然一些。

拿到手机之后,我才发觉应该把工作和私人的事物全部分开。比如谷歌啊、Dropbox、德国邮政德国铁路啊还有很多其他的账户,此前我都是用的私人账号。惊觉其中的风险之后,我都用新机号申请了新的。工作上用到的Outlook还有即时聊天的app自然也装到新手机上,但是我并不允许这些软件向我推送消息。即我下班之后,除非我主动点进app里查看,我不会收到任何新信息。只有短信和电话除外。
公司的手机我也决意不打算私用。
不过我自己的6s因为用了很久,电池和容量都不够,所以我出门骑车时会带着工作手机导航,听Podcast播客(下载占容量)也移到了新手机上。好几个月相安无事。
上司C君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自己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企业家,并以此排序。所以他明白工作和休息之分别对于员工很重要,几个月以来他几乎没有在工作之外的时间给我发短信,偶尔早上。

我第一次体会到工作手机的烦恼,正是他唯一一次在晚间8点多发信息问我一封寄往美国的信件状态(点击回顾:抑郁的人儿别怕,我也在和抑郁共存 III)。
第二次是遇到了一位中国客人。我全程负责接待这位重要客人的来访行程。第一次沟通后他就发邮件说可以加我微信,方便联系。
我想了想,我在写公众号呢,万不可用私人微信号加他。工作手机上正好刚刚申请了一个新的微信号,我就加了他。
紧接着我发现,我想得还是不够细。接下来刚到周六,到了傍晚我点开微信,收到四五条信息,说飞机选座不理想,可否改签。我一下好烦躁,我在德国工作这么久还没有任何人在大周末让我做事的,以及,我为什么要周末开微信!
但是我忍耐住,到第二天早上打了几个电话,耗费好几小时。在周末想要接通德国的服务电话,是件比较难的事。
又按捺了几个小时,中午才在微信上回复他信息 - 我想让他明白,即使是微信,即使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也不是在工作之外随叫随到的。“明白你的感受。我打了几个电话,都并没有你意向中的座位。"
隔了几个小时,他回复说,自己可以登录操作,有些座位释放,他已选到了理想座位。
我又等到第二天才回复:那太好了!
……
我想,“工作之外请勿打扰”的信息已经传递给他。后来一直在他抵达德国,都没有给我发过微信。

第三次烦恼也是同一位客人。他到德国之后,我告诉他,有问题请随时联系。我打开了微信的消息推送。他人生地不熟,可能有时有急事需要即时响应。
这一次也是周六,下午正疲倦着,打算睡个午觉。手机忽然响了。帮他租的车,他去晚了几个小时,结果租车店关门了。
我看到消息一边生气一边给租车公司打电话。
我气的是我自己。为什么没有把工作手机调成静音。为什么听到消息铃声没有置之不理。为什么一看到消息就要立马行动解决问题。
隔了十几分钟,他又发来一条信息:我明天中午再去一趟租车店。
仿佛他从上一次飞机座位中学到了一点什么:有些事情不需要他人的即时动作,可以自行解决。
我在电话的等待音乐中烦躁了半个小时,发现,真好,周六的服务电话只到下午4点。今天我想要行动也不能了。
但我一直等到晚上接近9点,才回复他:好的,明天就请中午去吧。租车门店明天开门时间是中午到xx点(你看,我还是不由自主查了一些信息)。我明天早上会打电话联系他们。
仿佛我才刚刚看到他的信息,仿佛到此为止我什么都没做。这一点假装的傲气果然带来一点回报。他马上回信息说:谢谢你明天打电话!
有了谢谢,办事也愉快许多了。我的上司C君,就经常说谢谢。第二天上午我给他发信息:已经打过电话,之前的订单自动取消了,我新下一单今日中午取车,订单号码是xxxxxxxxxx。
他又发来一个:好的我中午会去,太谢谢你了!
他在德国期间,中间也有一次晚上给我发信息问亚超推荐,我也是等到第二天回复。因为这实在不是急事。这样不仅事情办成,也明确传递出我的边界:“下班别烦我啦!烦我的话一定要好好说谢谢。” 即使微信信息随时可抵达,但我也会自己决定何时回应。

第四次烦恼是最近发生的。
前几周忙碌又充实,到了下班反而觉得有些空落。因为这一点空落的情绪,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拿工作手机听播客的时候鬼使神差地点进了Outlook。这一点可不打紧,我看到了一封让我接下来两个小时反转难眠的邮件。
是上司C君发的:Are you kidding me?!?!? This has to change.
C君那天上午交代我办一件紧急事,但是负责这一块的绿野君休假去了。德国暑期的休假真是惊人,最多的时候我们有一半的高管都在休假,有些事情就停摆了。
我给绿野君发了一封邮件,加一条短信。进度至此也发邮件告诉了C君。但是我没说这是我计划的一部分:如果绿野君隔日仍不回复,那我就可以越过他让他团队的某位同事代劳。
那一句Are you kidding me?!?!? 就是我下班后C君回复我的邮件。
我一看到这一连串的问好和叹号,和那其中责怪的语气,心跳马上就加速了。在床上翻腾了两个多小时,过了半夜才睡着了。
C君此前还有一次给我发短信用过这个?!?!,是我在给上面那位中国客人订机票向他请示价格的时候。我写明这个价格是两人往返。他说有些贵。
隔了不久,一封邮件甩过来:你为什么报这么高的价?!?!附了一张机票价格截图。
截图上的价格比我报的价一半略少。几个?!?!吓得我心里砰砰直跳。赶紧去看我到底哪里办错了。
原来我把页面上的美元价格当成了欧元含税价格。但是!两人,往返,客人指定航班,这几样条件加起来,即使错把美元当欧元价,我报的价格并不错的离谱,都在四千上。绝不错的离谱到要接受连番问号叹号的质问。
而他则是没看到我信息里写的“两人”。
我道了歉,更正了欧元价,重提了“两人”。他说,这(价格)还差不多。
他没道歉。我是期待他会道歉的:哦我没看到是两个人的价格!
那我竟然也不是太小心气的人。事情既然顺利,我也就让它过去了。估计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误读了。
直到这次又见到!?!?!
我一边睡不着,一边气自己,干嘛呢大晚上的嫌无聊去查个邮件。
心里翻来覆去,This has to change说的是不满“一人休假事情就得停摆”这事儿,其实并非说我。C君在此前也发现“德国夏天休假”这件事情的严重,只是没想到如此又一件事也因一人休假而无法进展。可能他开着会没过脑子就给我回了这封情绪上头的邮件。我一边宽慰自己,一边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告诉他别再给我!?!?了。
第二天,绿野君回复邮件,事情搞定。
C君一到办公室就关了门,那我也不想赶着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他前一天的邮件我也不回复。关门是他要做事的信号,我也不好跑进去打断他说,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给我发连串的问号叹号?!?!
中午他站到我办公室门口,问:从昨天那件事我们学到了什么?看来他还在气头上。
我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就说,绿野君回邮件了,他如何如何几番动作,到下周一就会完成了。
我看他高兴一点,但已经打算转身离开。打了半天的腹稿,也没跟他提问叹!?!?之事。
……
到了下周一的例会上,交流完工作。
我说,我倒还有一个请求。
C君,?
我,你给我写信息时,可不可以试着不要用连续的几个问号和感叹号呢?(我的文化很平和,是友好而不是委屈、抱怨的问法)
他,?……我什么时候……?
我,支吾了几个字,上周四那件事…(该死,我怎么忘了反馈的第一法则是首先无偏倚陈述事件了!“上周四傍晚你给我写了一封邮件,里面用了连续的几个问号和感叹号。”)
他,啊!我想起了。噢那不是针对你的!如果你……我向你道歉!(他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后,似乎坐着不安想要逃离)我写的时候觉得那件事不可理喻,什么?!这不是开玩笑嘛!?(他提高声度模仿那时的语气)
我,我明白,就是接受的这一方……我,我读到那句话的时候很忐忑。(原来他是会道歉的人。)
我,我可能理智上明白,那句话不是针对我。但是情绪上……(我用手做忽上忽下的姿势)
他,我道歉!让你感到忐忑不安。
有了道歉,办事也愉快多了。剩下还有一句草稿我就不说了:那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用连续的问号和惊叹号呢?
其实我的本意并不是让他道歉,而是请求他以后写信时不要那样用标点/语气。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给绿野君用那样的标点吧,至少我也值得同样的斟酌。
但是,再问就有些咄咄逼人了。
点击下面的公众号名片关注我!
喜欢请分享~ 点个“在看”支持原创!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18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