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如何设置企业管理费率和取费基数?

工程企业管理费是一个可竞争的费用,也就是说该费用是一个变化幅度非常大的变量,在此研究企业管理费率与取费基数能为将来工程项目取费提供什么有意义的参考?

先从企业管理费的取费基数争议开始解释

说法一


企业管理费取费基数是行政文件的规定,国内长期实行定额计价,企业管理费在定额计价时期只包含了一级管理费用(也就是公司级管理人员的开支及办公费用开销),定额计价的程序就是:


计算工程直接费和其他直接费;


计取现场经费:现场经费由现场管理费+临时设施费组成;



计算企业管理费,其公式=直接费或用(人工费、材料费、机械费中)某项(某几项)直接费要素×企业管理费率。


长期以来,工程造价人也养成了固定的思维方式,企业管理费也按行政文件给出的参考性费率和取费基数直接固化在计价软件中,组价时自动计取相应的数值,至于费用能不能满足工程管理成本的需要,工程造价人连直接费都没有算准,更不用谈管理费收入与实际支出的差距水平了。


说法二


第二种说法则是对第一种说法的解释,如:由于材料费在不同定额子目中占比不一样,作为计算基础,不是很稳定的变量值也就是变数很大的变量值不适合做取费基数,会影响不同工程项目中企业管理费的绝对数金额。许多地区在设置企业管理费取费基数时也往往只用“人工费”为基数或“人工费+机械费”为取费基数。

说法三


第三种说法又是对第二种说法的解释材料单价里面是计算了材料采购保管费的,定额含量里面也包含损耗,材料费里面本身就包含管理费了,如果后面再以材料费为基数记取企业管理费就重复了。

对于材料采购保管费与企业管理费两个不同性质的概念应该在此有一个澄清:材料采购保管费的范畴(项目部材料采购保管费承担项目部材料管理人员的开支及办公费用),不包含在企业管理费之中。材料采购保管费只负担材料采购发生时支付的人员、车辆等费用以及保管期间发生的保管期间材料损耗的责任,并不对材料的采购质量标准、数量误差等风险负责,材料采购质量、数量的失误风险在企业管理费中。这个解释同时也澄清了材料检验试验费为什么不包含在材料费中,而应该在企业管理费或单独在技术措施费中体现的原因,因为材料采购保管费不对材料的质量负责。

国内2003年开始实行清单计价之后,取消了现场经费这一级(项目部的管理费用)管理费用,企业管理费的内容组成增加了原定额计价时期的现场管理费内容(临时设施费内容并入到了安全文明施工费中)。现在的企业管理费由原来的一级管理变成了二级管理(公司和项目经理部两级管理机构)。

了解完企业管理费及与之相关联的其他费用,笔者从第三种说法开始反向对企业管理费进行一下剖析,看一个案例。

一个项目设备费税前1000万元(包括主材+辅助材料费用+2.5%的采购保管费),安装费1000元(人工费+机械费),招标文件规定按“人工费+机械费”为基数计取200%的企业管理费(包括利润)费率。


税前造价=10,000,000+1,000+2,000=10,003,000.00元


问题:

①该项目直接费成本是多少?


②如果不考虑间接费成本,该项目最理想的利润率是多少?


直接费成本=10,000,000ⅹ(1-2.5%)+1,000=9,751,000.00元

最理想的利润率=(10,003,000.00-9,751,000.00)/ 10,003,000.00ⅹ100%=2.52%

以上计算内容只是按最佳成本测算指标考虑,如果融入资金指标(计算时间成本),这个项目看上去很合理的取费费率算下来还不够利息支出,显然企业管理费按“人工费+机械费”为基数取费,存在不合理的个例。

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可以制定一条补充应急取费条款,当材料费比例>70%工程总造价时,材料采购保管费调整为6%~10%。如果这个项目的采购保管费率为8%,最理想的利润率为
(10,003,000.00-(10,000,000ⅹ(1-8%)+1,000))/ 10,003,000.00ⅹ100%=8.02%

配合预付款及回款时间约定,这个项目能看见8%的利润就可以抵御不可预见的风险,这样设置取费率,虽然项目施工时需要垫资,但计算成本后也会有投标单位心动。

有人会补充道,“这类项目采用甲供材可以解决承包方的资金压力问题,看上去项目利润率虽然低一点,但时间成本也可以忽略不计。“工程成本除了实物量成本和时间成本还有风险成本,用2000元的利益所得应对10,000,000元的设备安装风险,可以说摸一下都会产生说不清的费用。这个项目如果采用甲供材,承包模式基本趋于清包工形式,但包清工是不用承担材料风险的,况且清包工的毛利率应该在25%~30%之间(因为保修期要发生费用),现在用3%的利润让人做清包工的事,除非在合同中注明设备免责条款。

有了补充应急取费条款就可以对第二种说法进行合理的解释,有人担心材料费变数大不稳定,不适合作为企业管理费的取费基数,其实这个顾虑有些牵强,如果材料费作为变量变化幅度不可控,之前的一切工程经济单方指标都变成了没有意义的数字,材料费变动影响基数显然不符合大数据的科学统计理论,之前有些地区,如北京,土建专业企业管理费按直接费基数取费,安装专业按人工费取费,充分考虑到了材料费变动因素与经济统计指标的关系,在定额子目人材机表中可能看到,定额子目中未计价材料越多,说明这个专业的材料费变数越大,现在的安装、装修专业想通过建筑面积计算单方经济指标几乎没有可参考性。土建专业结合单位工程建筑面积,单层建筑面积、层高、檐高、建筑物地域位置、结构形式等技术参数,通过大数据可以得出相对可借鉴的经济指标,能计算出有意义的经济指标,取费基数自然也可以控制。像案例中的特殊项目,可以用补充应急取费条款进行取费处理,保证合同双方风险可控。

最后回顾关于企业管理费的第一种说法,定额计价时期国内施工企业大多是两级管理(即工程公司与工程队,工程队就是之后的项目经理部),下面还有作业队与班级,但这两级机构不纳入企业管理费范畴,班长就是现在的带班负责人,作业队长类似现在的工长。施工单位发展到现在,管理机构从项目经理部向上推算有:项目经理部、工程分公司、工程集团公司、集团总公司四级管理机构,后两级机构几乎不做实体,只是发展业务,费用开销多多少少要由前两级管理机构承担一部分。企业管理费不仅要支付各级管理层实实在在的开销费用,而且还兼顾补贴人工费差价的作用,投标时许多投标方还在企业管理费率上打折让利,低价中标的工程,一个偌大项目没几个人管理就容易解释了。

企业管理费现在与50年前相比,涵盖内容要增加许多,主要有:

1、流转税的附加税费(城市建设维护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一些地区将此税费计入到了企业管理费中,使企业管理费中原本的契税、印花税、财产税、车船使用税等税种又得到了增加;

2、高科技的信息管理费,如数字化工程、现场监控、工地实名制登记等利用高科技手段管理工程项目所发生的费用;

3、应急费用:如疫情期间的防疫投入资金,雾霾期间的停工怠工费用等。

实物量成本分析指标随处可见,如钢筋加工、运输、绑扎1200元/t的人工+辅料成本,浇筑1m3混凝土50元/m3人工费用等,但很少看见有人分析企业管理费在一个项目中所占的实际成本比例,因为企业管理费不仅包括项目部的间接费成本,还包括公司一级的费用支出,不是财务人员也不了解公司的管理费用去向,所以分析不出来一个项目具体要计取多少企业管理费才是合理的,投标时只能随主流合唱“取费、调价、让利“的三部曲。

本篇开头已经明确,企业管理费是可竞争费用,投标时制定什么费率及采用何种取费基数都是投标方的经营策略。一句取费基数、费率对与错就否定投标人自主报价的选择权利是将工程造价重新拉回计划经济的负能量。通过分析企业管理费率及取费基数,可以帮助工程造价人员在将来建立计取其他措施费项目时正确的费用性质判断能力。从而合理选择费率与取费基数。如夜间施工费取费的依据说明:

1、因为夜间施工费增加的费用主要是人工降效费,照明电费可以忽略,取费基数自然以人工费为基数;

2、夜间施工费率依据:因为夜间施工费人员工作时间是白天的80%,工作效率又是白天的80%,夜间施工费率按60%计算可以弥补夜间降效带来的成本增加对项目的影响。

工程造价三要素之一的取费环节,是组价的最后一步,这一步骤程序的操作往往是公司中层甚至是决策层负责人的工作内容,大部分做工程造价的人还没有意识到工程项目中的费率与取费基数与自己有什么重要关联,工作还停留在机械地使用软件自动生成功能组价层面,看完此篇希望能帮助大家进阶更高一级。

本文系胡跃原创,独家来稿

转载务必申请授权,并注明作者与出处,违者必究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仅供参考,如有异议,烦请留言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95642 Second.